第十四章 记载

小说:第一女廷尉 作者:汏师兄

    >

    。

    谢明欢将崔郢脸上的神色尽收眼底:“崔大哥是否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崔郢回过神,压下心中的念头,只问谢明欢:“还有其他线索吗?”

    谢明欢笑了起来,脸上很是明媚,但言辞间却是分毫不让:“崔大哥,你这样就没意思了,说好的互相交换,我刚说完,接下来是不是应该由你来说了。”

    崔郢挑眉,这回倒是干脆,谢明欢一问,他就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过《上古》吗?”

    谢明欢心中十分诧异,脸上却露出无奈:“崔大哥说笑了,这天底下谁人不知道,百年前名动天下的上古奇案卷《上古》早已失传,小弟虽然心中向往已久,却是没有机会得见。”

    崔郢问完其实就意识到自己突兀了。

    不过话既然已经说出去了,也不好再收回来。也幸好他本来就面冷,看起来倒也不会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有幸读过《上古》,虽然里面很多案子都记不清了。但里面有一个蛇女弑父的案子。上面提到有一个女子,天生身上便有蛇斑,并且随着年纪越来越大,脸上竟然也被蛇斑覆盖,模样非常吓人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身体上的另类,这个女子从小便没有朋友,甚至父母也对她敬而远之,尤其是她的父亲,恼怒她的存在令自己蒙羞,多次想要将其赶出家门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这个女子又一次被赶出家门后,连夜潜回家中,杀死了她的父亲,死状极惨,按照仵作记载,死者被人为刻成蛇状,体内的血透过伤口,全都流干了。”

    大晚上的讲血案,尤其是还配合崔郢面无表情,毫无波澜的自带恐怖气息,琪儿听得瑟瑟发抖,双手捂着耳朵,无声地向谢明欢投去哀怨的小眼神。

    谢明欢却越听越激动。

    待崔郢说完,谢明欢脸上的激动之情,难以言表:“崔大哥你的意思是,凶手剥掉受害者面部的皮肤,是因为自己可能存在容貌障碍?”

    崔郢点头又摇头。

    “《上古》之所以被认为是一本奇书,被办理案件的人当作重要指导书籍,是因为它详细分析了每个案子中凶手的内心变化,将凶手杀人的动机和其心理变化进行对比分析,从而将很多玄之又玄的案子解释的清楚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蛇女的杀人动机是从小孤单、饱受异类对待,又不被亲生父母所接受,所以导致她的性格偏激,过分自卑懦弱的同时,一旦生命遭受威胁,又会激发出她凶狠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谢明欢点点头,接话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崔大哥你是想说,凶手接连杀害的三个人,都扮演的是母亲的角色,她们生前都和自己的儿子关系紧张;凶手同时又剥走了她们脸上的皮肤,也就是说,凶手和母亲的关系一定很紧张,而剥皮这一点,如果不是凶手自身存在容貌上的缺陷,那么很可能是象征性的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他做了什么事,让母亲感到很丢人,并因此斥责他、冷待他。”

    虽然诧异于谢明欢的敏捷,但和聪明人对话,崔郢心情无疑是愉悦的。他点头肯定了谢明欢的分析,甚至还提点到:“不要忘了蛇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凶手选择先用蛇麻痹受害者,说明他是个御蛇的高手。北地天气寒冷,不似南边温暖湿润,蛇这种东西本身就不常见,这就说明凶手应该从小就和蛇有接触。”

    谢明欢点点头:“不错。之前只顾着想蛇背后代表了什么,却忘记了蛇本身存在这件事。崔大哥,多谢你提点。”

    崔郢不置可否,嘴角动了动:“我不是在帮你。”

    谢明欢笑了一声,并未因他耿直的过分的话而无语,反而饶有兴致地问:“崔大哥,昨日我就说过,你参与这个案子,定是还有其他原因。不知道,是否方便告知小弟一二?”

    崔郢抬头看了看夜色,转移话题道:“天色不早了,你们刚到长治还脸生,早点回府吧。”

    琪儿早就坐不住了,连连在旁边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谢明欢却认真地看着崔郢:“崔大哥,小弟无意窥探你的隐私。但你行事言谈,一看就是不愿意拘泥于官场的名士,之前定然也是寻访明川大山不亦乐乎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让你关注并且亲自来追查的案子,想必是你有什么朋友或者亲人,过去也曾经遭受过同样的迫害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抱歉戳中你心中的伤痛,但如果那个人还活着,又或者还有当时的线索,那我们不是能够更早破案吗?但凡早上一分,对于其他潜在被害者来说都是安全了一分。”

    崔郢目光复杂,周身的气息也因为回忆起了往事而升起了一股凉意。最终,他叹息一声,到底还是言简意赅地告诉了谢明欢。

    “是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前,她嫁到长治城,过门没多久就怀孕了。后来我家中父亲病重,给她来信让她回家见最后一面,结果回来的路上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父亲暗中派给她的护卫人数不少,她虽然被抓,但对方并没有来得及下手,护卫就将人救了出来。但她惊吓过度,孩子没有保住,身体也因此落下了病根,以后再不能有孕。”

    “据护卫说,当时便看见了一条黄色的蟒蛇,缠绕在她的脖颈间,吐着芯子。”

    谢明欢唏嘘不已,心中也跟着难过起来。

    她伸手拍了拍崔郢的肩,拍完才想起来自己是个女人这件事,还有崔郢这冷面书生,怕是有什么洁癖,不喜欢别人碰触。不过既然碰都碰了,谢明欢就算心虚,也面上不显。

    “崔大哥,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想,我知道该从哪里去追查凶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两日时间,一定将凶手找出来!”

    崔郢不是太相信,原本还对谢明欢的机敏很有好感,但现在,只觉得她是在说大话:“凶手作案间隔五天,明日就是第五天了。两日之内找到凶手……也就是说,明天还是有可能会有人遇害。”

    谢明欢一怔,旋即笑笑。

    “崔大哥过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凶手混迹于教坊司、收容所,这些地方一向消息灵通。今天你我各自在城中追查这件案子一整天,凶手十有八九已经知道了。而按照我们方才的分析,凶手的最终目标是为了报仇,而不是为了杀人而杀人,所以对待最后的目标,他只会更加慎重。”

    崔郢下意识地点点头,转而才反应过来,谢明欢所言,他不得不承认,确实逻辑严密,让他不得不放下之前的怀疑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豆豆小说阅读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dd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